您现在的位置:富宁政协网>> 2017-12-15 21:57:55
您现在的位置:富宁政协网>> 文化长廊>> 富州烽火>> 富州烽火(上)>>正文内容

1、家华含冤走马隘

 

三、富州烽火

 

1、家华含冤走马隘

 

一九三一年春,地处滇桂交界的九弄山区,连续数月滴雨不下,天干地燥。百姓别说吃饭、就是喝水,也要到几里外去挑。当年的困境,有几句顺口溜流传:“住的杈杈房、喝的稀汤汤,半年不下雨、野菜根刨光”。

九弄有个多力寨。寨子就坐落在两山之间的地平处,四周层峦叠嶂、谷深林密。每个Y口,只有一条羊肠小道,遇有雾罩,十步之内不辨人影;两山之间,直线不过一里,从这山到那山却要半天。刘家华就出生、成长在多力这个村里。

刘氏兄弟三人,老大刘家祥、忠实憨厚,辛勤耕作度日;老二刘家荣善于答对应酬,当过两年保董,买下几亩旱地糊口,生活还算稳定;老三刘家华也靠盘底打工混日,家境一般,若遭天灾,同样挨饥受饿。刘家华平时好结交朋友,为人打报不平,人穷骨头硬,从不巴结权势人。这年的秋天,二哥刘家荣为一棵大树,与广西大博屯的一个人发生纠纷。官司打到镇边(即今那坡)县衙门。为了开庭应诉,刘家荣刚跨出云南地界进入广西弄腾地段,突然响起凄厉的枪声,官司未了结。刘家荣先赔了命。

刘家华在万分悲痛之中,掩埋好二哥的尸体。从此,他暗下决心:“杀兄之仇一定报”!要与凶手拼个鱼死网破。可是,他冷静三思,二哥惨遭的暗箭,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是血的教训。在左右为难之际,他又想“有理见得官”。通过衙门来解决,他硬着头皮将诉状呈送衙门,伏请缉拿凶手。万万没想到,官府早被凶犯买通,反而责任刘家华诬陷好人,处罚光洋五百块。庄稼人,已被天旱弄得颗粒无收,穷得揭不开锅,哪里来的五百块光洋去交罚金。县丁登门催款几次,别说罚款,连“脚钱”都捞不到,恼羞成怒,百般吼吓:“拿不出银子,就捆去治罪”!逼得无奈,刘家华只好四处躲藏。县丁再来,仍人银两空。愤怒之下,将侄儿刘国文捆绑抵质,宣称“不交出刘家华,就不释放刘国文”。大哥刘家祥眼看儿子受折磨,被迫以刘家华的土地入官。刘家华在多力已无立锥之地,上无片瓦,走投无路,只好回原籍广西德保县马隘逃生。

刘家华逃到马隘后,接触许多家族亲友,其中一个叫刘八的,因都姓刘,谈话格外投机。时间稍久,刘家华才知道百色起义后,刘八已投奔红军,打土豪、惩治贪官污吏。刘八动员刘家华参加红军,还亲自带他去和红军干部黄庆金会面,交换意见,亲自听到红军的宣传,亲眼看到百色起义后,广西的巨大变化;尤其值得仰慕的是,红军战士,身穿红军服装、戴上缀有红五角的八角帽,挂着红带子、扛着大红旗的情景;右江赤卫队员扛着梭标、端着土枪、雄赳赳、气昂昂地穿过大街小巷的场面,仿佛自己置身于另一个世界。同时也变成另一个人。他下定决心:我也要当红军!将来回去好收拾那帮狗东西。从此,刘家华走上了革命道路,参加了黄庆金领导的红军赤卫队,在第三团当战士,成为“七村九弄“革命根据地的第一位穿针引线人!

 



政协富宁县委员会 Copyright © 2009 - 2017
地址:云南省富宁县普厅南路6号
邮编:663400
电话(传):0876-6122465
滇ICP备09013039号
警ICP备53262803202008号
承办:富宁县政协办公室
建站技术:政协IT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