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富宁政协网>> 2017-12-15 21:49:46
您现在的位置:富宁政协网>> 文化长廊>> 风土人文>>正文内容

临 失 传 的 “ 吩 傲 ”

 

临 失 传 的 “ 吩 傲 ”

——富宁壮族民歌“吩傲”田野调查

戈六1 , 梁天禄2 , 黎盛根3

 

摘要:“吩傲”流传在富宁县田篷镇上农村民委的几个“布傲”村寨。调查组在对“吩傲”进行田野调查时,认识了纯朴独特的傲人习俗;聆听了古朴淳厚的傲人民歌;看到了承载“布傲”文化精华的傲人歌书;接触了一个维系“吩傲”命运的83岁老人,感受到了壮族民间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但不经意间却发现“吩傲”已经濒临失传,即将销声匿迹。作者期望通过本文能够引起相关部门和全社会对“吩傲”的广泛关注,共同采取有效措施,传承、保护和培育“吩傲”这朵艳丽的壮族民间传统文化之花。

关键词:吩傲;傲人习俗;傲人民歌;傲人歌书;老歌师;生存现状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文山州首届民间文艺汇演的舞台上,两位女青年清新优美的演唱引起了观众的注意,不仅是因为他们甜美的嗓音,更主要的是他们演唱了一种鲜为人知的壮族侬支系的民歌——“吩傲”。从此,“吩傲”就被文化工作者和社会所关注。

富宁县是壮族民歌的富矿区,名副其实的歌海。至今为止,被文化工作者收集整理的壮族民歌,按曲调来区分就有19种之多,“吩傲”是富宁壮族民歌的第19号歌种。

何为“吩傲”?“吩”的汉意是“山歌”或“唱山歌”的意思。“傲”是“傲人”、“傲族”、“布傲”的简称。“布傲”是云南壮族侬、土、沙三大支系中侬支系里的一个分支,自称“布傲”,他称“傲族”、“傲人”。“吩傲”就是“布傲”、“傲人”唱的山歌。

“布傲”主要居住在富宁县田篷镇上农村委会的龙内村和长安村。田篷镇是富宁县的一个边境乡镇,与越南河江省的苗王、同文两县接壤,与广西那坡县毗邻。龙内村是村委会所在地,有217938人,距田篷镇60公里,田篷距富宁县城69公里;长安村37198人,距田篷镇63公里,以上两个村远离镇政府,都是“布傲”的聚居地。海拔1200米以上,山高坡大,箐深林密,是一个典型的贫困山区,农民的收入以农业为主。由于历史上不断的战乱、逃难和民族迁徙等诸多原因,壮族中的弱小分支“布傲”不得不躲进深山老林,建国前始终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即使是建国后也由于交通不便、信息闭塞而很少与外界接触,也正因为如此才保留了“布傲”古老的壮族文化。

 

一种纯朴独特的傲人习俗

 

每年的清明节这一天,龙内村和长安村的“布傲”,不管男女老少,都穿上新衣,自觉的相邀在距离长安村只有不到1公里的荒坡上聚会,这就是龙内村和长安村的“布傲”的一种纯朴而古老、淳厚而独特的“傲人”习俗——“上农清明街”。这个荒坡长满了厚厚的矮草,面积不到1万平方米,荒坡周围长满竹林、灌木丛和茶果树,是举行歌圩集市的天然场地,每年的“上农清明街” 就在这里举行。

“上农清明街”实际上就是当地壮民族的“歌圩”。在清明街上,青年男女身着盛装,相约来到荒坡上进行对歌,他们依歌传情、以歌会友、依歌择偶,通过对歌找寻自己的意中人;中老年人也三五相邀听青年人对歌,与青年人一起共享对歌带来的无比乐趣;小孩更是欢呼雀跃,在草坪上玩耍嬉戏,学唱山歌。

“上农清明街”除了龙内村和长安村的

“布傲”人参加以外,附近村寨和邻近的广西那坡县的村寨也都会慕名而来,不但有“布傲”人参加,还有侬支系的“布央”分支的壮族同胞也一起参加对歌。外地的汉族和瑶族青年男女也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参加这种盛大的各民族聚会。清明街这一天,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人少时一二千人,人多时三千多人,呈现出一派各民族团结和睦的热闹情景。清明街上除了男女青年对歌择偶,以歌传情的活动外,还有访亲会友、做买卖的,商人们用马驮汽车拉,把各种各样的日用百货、生活必需品、饮食用品、糖果糕点等商品运到清明街进行交易,使清明街成为了集对歌、贸易为一体的壮族风俗浓郁的“歌圩”。在这些食品中,有一种专为对歌的青年男女而自制的糖果,当地人称其为“情人糖”。“情人糖”的制作并不复杂,糖心是一颗炒熟的花生粒,外用自己熬制的红糖包裹即成。每位对歌的青年男女都会买上几包“情人糖”带在身上,遇上如意歌伴或是意中人,就会羞涩的送去“情人糖”,对方当然就会甜蜜的收下。收下了“情人糖”,留下了歌声、留下了爱情、留下了甜蜜、留下了无限的遐思。

“上农清明街”形成于何时?据调查,有两种说法:一说是1940年由上农、长安、定皇、弄流四个村寨的几位老人共同发起创办的,至今已延续70年了;二说是自清朝乾隆时期从广西土吉州隆安县马头村逃难到这里定居后就有清明街,一代一代的传到现在[1]。两种说法都有口碑来源和一定的道理,但都没有史料记载和实物佐证而不敢妄断哪一种说法正确。但不管怎样,“上农清明街”一年又一年的延续下来这是不争的事实。

 

一种古朴淳厚的傲人民歌

 

“上农清明街”上,青年男女歌手们的对歌自然是以情歌对唱为主。由于上农村委会龙内村和长安村的村民主要是“布傲”,加上外来参加歌会的其他壮族分支的“布央”等,对唱的曲调自然就是“吩傲”和“布央”人唱的“吩央”了。“吩央”是富宁县壮族民歌的第7号歌种,汉语曲调名是“郎恒山歌”,这是因为这种曲调主要流传在田篷镇郎恒地区的壮族村寨而得名,同时还流传在富宁县的板仑乡、新华镇等地区。这种山歌音域宽阔,旋律优美明快、清新亮丽、高亢悠远。由于旋律优美,易唱易学易传,因而流传范围很广。而“吩傲”则是“布傲”演唱的一种曲调。

“吩傲” 节奏比较自由,旋律婉转流畅。属于徴调式曲调,终止音落在5音上,曲调终止时,在终止音的最后,以下滑音收腔。大多只用5 6 1 2四个音,3音几乎没有出现,偶尔只出现在装饰音中,所占时值很短。

“吩傲”的演唱方式有独唱、齐唱、对唱等三种。独唱多是老年人在演唱“时令歌”或其他“长歌”时的形式,或演唱战乱情景、或演唱迁徙艰辛等,当老年人在演唱这些内容时,旋律迂回婉转,低沉哀怨。当衬词起唱时的长音转下滑音、结束音的长音转下滑音收腔、用衬词演唱高音并任意延长时,令人感受到“布傲”在战乱和迁徙时的无力的呐喊和无奈、绝望的呻吟以及沉重的叹息的心灵体验,凄楚悲凉的感受油然而生。这种形式的演唱,旋律多在5 6 1 2间灵活变化,节奏变化非常自由。第二种演唱方式是齐唱,也是演唱一些“时令歌”、“农事歌”时采用的方式,参加演唱的人数可多可少,演唱时一人先唱24个小节,之后其他人同时加入演唱同样的旋律,当地人称为“连唱”,旋律也较多变化、节奏也比较自由,演唱环境和情绪显得相对热闹。第三种演唱方式是情歌对唱,通常多为一男一女、两男两女对唱,这种形式的唱法旋律较简单,节奏相对前两种要规整,易于传唱。

 

一本神秘古老的傲人歌书

 

在调查中,我们看到被一位年长歌手收藏的“傲人歌书”,这本歌书共7211厘米,长17厘米,封面是油纸(图1),内页为绵纸,用毛笔纵向书写,从右至左用壮语阅读。封面和前后几页都已严重破损,字迹难辨(图2)。歌词一共5751150句。

 

【图1傲人歌书的油纸封面已经十分破旧】

 

 

2歌书的前几页已严重破损字迹难辨

 

从内页看,是由两个农村中有知识的人先后用古壮字抄写的。第1页至49页是第一个人抄写,字迹清秀飘逸、潇洒娴熟(图3),第50页至70页是另一人抄写,字迹稍显生涩笨拙(图4)。由于全部是用古壮字书写,目前还不能全部破解歌书的内容。但从内页来看,唱词很显然都是五字四句式的格式,这是壮族民歌的词格特征之一,其中有几个地方嵌入三字句、四字句,与五字句形成了“三五五五”、“三五三五”和“四五五五”、“三五七五”等不同格式的“嵌句歌”,别有情趣(图5),这也是壮族民歌常见的唱词格式。

 

 

【图3歌书第149页清秀飘逸潇洒娴熟】

 

古壮字俗称“方块壮字”、“土俗字”,20世纪80年代规范为古壮字。是“壮族祖先深感有语言而无文字的不便,经过长达800年的困惑和摸索,终于想出了利用汉字的偏旁部首来创造一种可以记录自己语言的文字,这就是古壮字。古壮字大约在南北朝即已基本形成,并在民间使用了一段时间,得到壮族先民上层的认可[2](P79) 。”一本用古壮字抄写的“傲人歌书”向我们传递了几点信息:一、壮族祖先创造的古壮字在民间已经广泛使用;二、“布傲”先人在很早以前就会用古壮字记录民歌、记录“吩傲”;三、“布傲”先民的民歌在很早以前就很发达;四、“傲人歌书”是“吩傲”传承的方法和载体之一;五、“布傲”的农村知识分子(包括“博摩”——壮族神职人员)在“吩傲”的传承中功不可没。这些传递出来的信息让我们感到这本古老的“傲人歌书”在“吩傲”传承中的重要性和在壮族文化传播中的神秘感。

 

 

4歌书第5070页字迹稍显生涩笨拙

 

 

5嵌入三字句的“嵌句歌”别有情趣

 

 

一位维系“吩傲”命运的83岁老人

 

按照“吩傲”调查小组的调查计划,在调查中需要采访会唱“吩傲”的几位老人,但遗憾的是,其他几位会唱“吩傲”的老人都已经相继去世,只有一位83岁老者还健在,调查组的成员都感到十分失望,这次采访可能听不到古老的“吩傲”了。但当我们见到这位老人时,大家又都兴奋起来。老人叫农尚祯,“布傲”, 83岁,1927年农历613日生,身材不高,稍瘦,会说汉话,健谈且幽默,采访中还不时笑声朗朗。问:“是哪个教你会唱吩傲的?”老人答:“没有哪个教过我。我表哥的堂叔叫农成光,他会唱好多山歌,晚上堂叔唱歌的时候我经常去听,听久了我就会唱了,我的吩傲是听会的[3]。”说完又爽朗的笑了起来。

 

6许六军(左)和梁天禄(右)在采访农尚祯老人(中)__黎盛根摄

 

口传心授是壮族民歌和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方式之一,农尚祯老人学唱山歌的经历就是佐证。老人思维敏捷,念“吩傲”歌词时朗朗上口,唱“吩傲”时给人一种凄婉悲凉、苍劲古朴的心灵感受。我们领受了老人唱“吩傲”的深厚功力。

假如说以农尚祯老人的堂叔农成光为界限,农成光之前会唱“吩傲”的有几代人?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农尚祯老人也说不清。如果从农成光算起为第一代,那农尚祯就算是第二代,和农尚祯老人算为一代的还有龙楼的娅凤秋、长安的娅彩丽,唱的都很好,但都已去世了。农尚祯老人还带过两代歌手,一代是篇头说的上世纪80年代参加过文山州首届民间文艺汇演的两位女青年黄凤美和梁兰春,不用说,这两位就是演唱“吩傲”的佼佼者,属于第三代,但都已年近半百了。农尚祯老人传授的另一代是198310月出生于龙内村的陆珍等一批男女青年,几乎都是上世纪80年代前后的年轻人,也30岁左右了。这一批人有陆珍一家7姊妹,陆珍排行第7她的哥姐唱的“吩傲”都比她好,但都外出打工了。和陆珍一批的还有农彩荣(女)、许安华等也都30岁左右了。他们这一批人应该说是第四代。陆珍和她哥陆永方及农彩荣、许安华曾参加过200812月底在富宁举办的农村业余文艺汇演,演唱了“吩傲”。令人遗憾的是,当我们请陆珍演唱“吩傲”时,她说已经不会唱了。

是农尚祯带会了两代“吩傲”的歌手,正是这位老人仍然维系着“吩傲”的命运。

 

“吩傲”的生存现状

 

“吩傲”由“布傲”的前人从清朝乾隆时期带入到民国时期又迈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至今,一路走来磕磕碰碰、坎坎坷坷,伴随着战乱的离别、悲凉和惊恐,承载着被欺压的悲伤和屈辱,饱含着不断迁徙的无奈与艰辛,靠着一代又一代“布傲”勇敢顽强的精神和壮民族的一种不露锋芒的锐气和韧劲,使“吩傲”在远离喧嚣的边僻山村传承至今已属难能可贵,在党和国家都十分重视民族民间文化的今天,“吩傲”的生存环境又是什么样的呢?改革开放的30多年她还好吗?

一、随着现代化步伐的加快和经济建设的快速发展,经济发展的大潮推动着边远农村的青年男女融入到经济建设的大军中来。

龙内村217938人每年都有100多人在外打工,占全村总人口的10%还强;37户的长安村全村人口仅198人就有40名年轻人外出打工,占全村总人口的20%龙内村的第四代“吩傲”歌手陆珍的6个哥哥姐姐比她还唱得好,都外出打工了。历史上的“上农清明街”都是以青年人为主,但现在的年轻人都外出了,没有了青年人的参与,“上农清明街”的活力可想而知,因为这些原因,2009年的“上农清明街”不得不停办了,这也许就是“吩傲”即将失传的信号。

    二、会唱“吩傲”的中老年人是主要传歌者,但随着老年歌手相继去世,目前只剩下农尚祯尚可传歌。“吩傲”第三代的中年歌手又都嫁到外地,已经多年没有参加“清明街”的活动了,由于年轻人外出,留给家里人的农活和繁重的家务不得不由她们这些中老年歌手在家操持,无暇唱歌和传歌了。

三、“上农清明街”的环境被严重破坏,这是“文革”期间的事了。历史上青年男女歌手通过对歌传情,依歌择偶。互相钟情的男女歌手都会不约而同的到竹林里、树丛中倾诉爱恋之情进而交换信物约定终身大事,“文革”间就把这种风俗视为“伤风败俗”、“唱风流歌”而严令禁止,砍倒了荒坡旁的竹林树丛。改革开放后,“上农清明街”虽然重新恢复了,但环境已被破坏,来赶清明街的人也越来越少。

四、歌书被焚烧而灭绝。“傲人歌书”是传承“吩傲”的重要载体和手段,“文革”期间大量的歌书被焚毁,“吩傲”被视为“风流歌”而被禁唱,极大地伤害了歌手们的自尊心,“歌书”就自然大量流失,现在在民间已经很难找到。

五、民间歌师已经断代,能传歌的歌手现在只有83岁的农尚祯老人,老人一旦不能传歌,“吩傲”即将面临失传。

历数“吩傲”面临的艰难处境,纵观“吩傲”的生存现状,调查组的心情都十分沉重。我们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布傲”先人们历尽艰辛一代又一代地传到今天的“吩傲”在各级党委政府十分重视传承和保护民族民间文化的环境中无法挽救而失传。

值得庆幸的是,配合我们调查的田篷镇党委领导和上农村民委领导班子亲身感受到“吩傲”的无穷魅力和壮族民间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也看到了壮族民间文化艰难的生存环境和“吩傲”濒临失传的残酷现实,当即召开了有镇党委领导、村民委领导、村小组班子成员和部分村民、新老歌手参加的会议,决定采取以下措施对“吩傲”进行有效保护:1、鼓励全体村民和青少年积极学唱“吩傲”。趁外出打工青年回家过年之机,由农尚祯老人和会唱“吩傲”的村民向他们传歌,在村民间形成一种人人唱“吩傲”的良好氛围;2、镇文化站的干部要主动进村组织、协调和指导青少年学唱“吩傲”;3、动员群众发现和保护傲人歌书;4、创造条件培育良好的环境,继续不断的举办传统的“上农清明街”;5、在“上农清明街”期间创造条件举办“吩傲”比赛,镇政府适当出资奖励歌手,并逐年扩大“上农清明街”规模和“吩傲”的比赛范围。

当采访即将结束,我们问农尚祯老人愿不愿意传歌给年轻人时,老人说:“只要他们愿唱,我保证教会他们[4]”,说完又是一阵爽朗的开怀大笑。

 

 

:1本文图片除署名者外均为许六军摄。

2、本文写于2010年,原载于《文山学院学报》

3参考文献

[1] 引自作者201093对上农村民委龙内村农尚祯的采访记录。

[2] 梁庭望.古壮字结出的硕果[J]广西民族研究;南宁. 2005. (1) .79-87

[3] 引自作者201093对上农村民委龙内村农尚祯的采访记录。

[4] 引自作者201093对上农村民委龙内村农尚祯的采访记录。

 


政协富宁县委员会 Copyright © 2009 - 2017
地址:云南省富宁县普厅南路6号
邮编:663400
电话(传):0876-6122465
滇ICP备09013039号
警ICP备53262803202008号
承办:富宁县政协办公室
建站技术:政协IT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