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富宁政协网>> 2017-10-24 17:29:34
您现在的位置:富宁政协网>> 文化长廊>> 富州烽火>> 富州烽火(下)>>正文内容

后 记

 

 

案前,搁着一部《富州烽火》修订稿。她勾引我们对往事的许多回忆。在本书退将出版之际,有必要回溯几个问题,作为后记。

一、编写《富州烽火》的目的

富宁,是邓小平、张运逸同志创建的右江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份,是我省第一块革命根据地。然而,过去我们却身在深山不识宝。

在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工作会议精神的推动下,一九八一年六月,富棕县协成立文史资料征集小组,由我县建国后第一届县长李兴和张杰、陈衡清、郑国凡等老政协委员开始征集,“抢救”文史资料工作。一九八二年十二月,中共富宁县委成立了党史办,有组织、有计划地征集、整理文史资料。在全体政协委员的共同努力下,县政协文史资料。在本体政协委员的共同努力下,县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先后编辑出版了《富宁县文史资料选编》第一、二集。选编了富宁革命斗争的片断史料,对全县人民了解富州起到了启蒙作用。但是,在肯定成绩的同时,我们又深深感到,过去我们的工作仅是局部、零散的,远远不能满足全县各族人民的要求。为了适应文史资料发展的客观需要,一九八八年九月十三日,在县政协第二次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上,委员们提出,有必要组织力量,深入征集、整理、编写一部比较全面、比较系统地反映富宁三十至四十代革命斗争的史书。书名当时暂定为《富州烽火》。会议还决定,由张杰、陆凡、熊光华三同志负责这项工作。编写本书的目的,就是用历史知识教育启发后代。激励富宁,进而为建设富宁、振兴富宁而努力,提高富宁的知名度,推动我县精神文明建设。

二、《富州烽火》的史料类型

按传统的文史观念,所谓的文史资料,一定要是“三亲”老人的亲身、个人回忆的史料。否则,就不能和“文史资料”相提并称。因而,有人看见《富州锋火》这个书名,就有非文史资料之嫌。应当承认,老年人士的亲身经历,个人的回忆录,固然是文史资料的主要类型,但是,它不是唯一的类弄。文史资料有各种各样的类型,但是,它不是唯一的类型。一九八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在《高举爱国主义旗帜,开创文史资料工作新局面》决议中指出:“所谓系统化、专题化,就是把已经征集到的资料,按照历史阶段、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进行分类集中,形成专题,经过加工整理、鉴别核实、去粗取精、去伪存真、侃之成为翔实、客观、具备参考价值的专题资料或专门著作”。《富州烽火》就是一部系统化、专题化的史书。系统化、专题化是文史资料工作的发展方向。全国政协文史委出版专著《辛亥革命史料》、《淮海战役亲历记》等,都给我们提供了借鉴。

文史资料专题化好处在于:为史学工作者提供较为系统的专题材料;提供一批对青少年和广大人民进行爱国主义教的教材;通过专题文史资料研究,发展爱国统一战线;了解中国的过去,以史为鉴,推动精神文明建设;通过专题,还可以发现新的史料内容,开拓史料门路,依题找人,挖掘稿源。深化史学研究。从这个意义上说,《富州烽火》则是县级文史资料专题化的大胆探索和尝试。

三、编定《富州烽火》的经过

《富州烽火》虽不是什么鸿篇巨制。但是,她的成书过程去是漫长的;经过三届政协共同努力,历时九个春秋。概括起来,有这么几个阶段:

1、深入调查、征集史料:

编写文案确定后,首先要做的工作,就是深入实地、征集史料。整个征集工作,是在我县建国后第一任县长李兴同志和张杰、陆贵华、陈衡清、郑国凡、何荫民等政协老文史委员,在中共富宁县委党史办,已作大量调查的基础上进行的。一九八八年八月,张杰、陆凡、熊光华三同志。首次前往广西右江上游的百色、田阳、田东、靖西、那坡和云南富宁的九弄山区进行文史征集。回来后,经过史料梳理、分析,我们认为,广西右江方面的材料,已基本落实,而本县范围的史料尚嫌不全,不继不深。于是,在第三届政协主席杨开林同志的率领下,于一九八九年七月,由陆凡、熊光华同起随同前往富宁的剥隘、那能、阿用、花甲、洞波等当年红军的活动区域进行征集。这次征集,先后跑了八个乡镇,二十七个村公所,一百○二个自然村,走访知情老人一百六十一人。一九八九年九月,杨开林主席再次率领张杰、陆凡、岑开岁到广西的靖西、那坡和云南富宁的七村革命根据地等,作三次调查。一九九○年八月,张杰、陆凡、熊光华到云南的九弄山区作第四次调查。一九九七年七月,县政协副主席郑友权、陆寿辉和张杰、许有恒再次到广西百色、田阳、靖西补充征集一些史料,补摄一些照片。

通过五次的征集活动,足迹遍及广西右江上游各县和本县的山山水水,获取大量的第一手史料,许多问题又有突破性的进展。为《富州烽火》的成书奠定了坚实基础。

2、确立框架,整理史料。

为了系统的反映富宁革命斗争的全过程,经过反复研究。《富州烽火》的结构,除序言和后记外,由五个部份组成。第一部份:概述。记述富州二十年血与火的斗争轨迹;由熊光华执笔。第二部份:主本。以时间为顺序,事件为线索、点面结合,纵横交错,真实、感人地再现富宁三十至四十年代如火如茶的斗争画面。是概述的展开和具体化。三十年代和四十年代边纵在上半县的史料,熊光华同志负责整理,其中《甘美之战显军威》由岑开岁同志完成。张杰、陆凡同志整理四十年代的史料。第三部份:组织系列。直观地介绍了富宁革命斗争党政军群各套组织机构;由陈文杰、农云达同志负责设计。第四部份:传略。重点介绍了十二位领导人的情况,同时,还顺带介绍了梁振标、韦高振由土匪到革命,由革命变叛徒的劣迹。第五部份:附录。精选了当年富宁革命斗争的领导、指挥者的回忆录,意在说明《富州烽火》并非虚构;张杰、陆凡、陈文杰三同志负责选编,整个稿子于一九九一年下半年打印结束,同年十二月召开审搞会。

3、依靠集体、反复修改。

审搞结束后,根据建议和意见,将主体部份,分由十三位文史委的同志修改。虽然同志们尽责尽力,但由于各人熟悉史料程度不同,文字功底参并、文风各异,改出的稿子与出版要求相差甚远。加上经费困难、稿子被封存,一搁就是五年。

一九九七年春,在县政协五届十五次党委会上,陶肇先主席再次把出版《富州烽火》的事提了出来。会议决定政协副主席熊光华负责修改工作;冷成礼、郑有权两位副主席负责经费的筹措。根据常委会意见,成立了由关则奇、张杰、陆凡、陈文杰、熊光华等五人的修改稿班子,并于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工作。具体分工是:张杰、陆凡同志负责史料的核实,氢好史实关;关则厅同志负文字修改,把好文字关;陈文杰同志负责抄写,把好书写关;最后,由熊光华同志总篡,把好质量关。从书名的酌定,史料的征集、整理到稿子修改成书,都充分说明:《富州烽火》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4、依靠群众、捐资出版。

可以这样说,《富州烽火》出版经费的筹措和书稿的修订都是同步的。但是由于地方财政困难,加之一些人为的因素,经费一直得不到解决,至使该书迟迟未能与读者见面。

一九九七年二月,在县政协五届五次全会期间,县政协发出了《关于筹借(富州烽火)出版经费倡议书》。立即得到全体政协委员及社会各界仁人志士的响应。从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到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献出爱心,慷慨解囊,短时间内,先后有三十七个单位、二百六十三人,共捐资四万余元,为出书提供了资金保证。它表明了各级领导、社会各界人士、广大读者对《富州烽火》的关心、厚爱和期盼。

四、真诚希望,由衷感激

贫困地区要编写一本专题史书诚属不易。但令人欣慰的是,在整个编写过程中,始终得到省、州、县领导和社会各界的关怀、支持和帮助。省政协常务副主席赵廷光同志为本书写书名,作序。省政协主席刘树生同志、中共文山州副书记黄丕义同志、州政协主席任勇同志、中共富宁县委副书记潘文金同志、县政协主席陶肇光同志等领导为《富州烽火》题词;州政协文史委领导也为本书四处奔走、投书呼吁;州有关单位也十分关心这一工作,并拨一定的经费予以资助;出版社的领导为本书的出版作了精心安排。这里,我们谨向一切关心、支持《富州烽火》的单位和同志,表示最衷心的感谢!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由于年代久远,史料残缺等给编写工作带来许多困难。加之我们毕竟不是“三亲”老人,经验不足,水平有限,尽管主观上作了努力,但书中的缺点和不足,如史料取舍、观点歧异、有史无文等等,在所难免。我们恳切希望得到文史专家和广大读者的批评、指正。

 

 

 

《富州烽火》编写组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五日


 

  委:杨开林  汤光荣  陶肇光  熊光华  罗荣彬  陈衡清  许典经  倪敦伟  陆祥云  农安才  钱厚忠  郑有权  冷成礼  陆寿辉

  编:熊光华

副主编:张     

  辑:冷成礼  郑有权      陈文杰  农云达   

  审:陶肇光  熊光华

  审:政协富宁县委员

  对:冷成礼       

书名题字:赵廷光

封面设计:杨亚辉

  照:郑有权  许有恒   

 


政协富宁县委员会 Copyright © 2009 - 2017
地址:云南省富宁县普厅南路6号
邮编:663400
电话(传):0876-6122465
滇ICP备09013039号
警ICP备53262803202008号
承办:富宁县政协办公室
建站技术:政协IT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