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富宁政协网>> 2017-10-24 17:20:43
您现在的位置:富宁政协网>> 文化长廊>> 富州烽火>> 富州烽火(下)>>正文内容

散篇附录

 

散篇附录

 

1、七村九弄称谓的来历

“七村九弄”,位于滇桂交界上,是富州县有名的山区。这里到处山峦叠嶂,犬牙交错。村子座落在两山低洼处,每个丫口只有一条崎岖的小道,遇有大雾,十步之内,不辨人影,两山之间,直线不过半里,可是,要从这边山走到那边山,少则几里,多则十几里,甚至几十里。因此人们形容道:“抬头朝上是白天,弯腰看底是夜间。隔山讲话听得见,走拢对面要半天”。七村九弄全境方圆四十多平方公里,八千多人口。滇桂边,指的是以七村九弄为中心的富州、敬德、镇边三县边境的接壤地带。

所谓“七村”,就是弄帝、弄救、毕街、那必、安定、百贯、威丰。其实,七村并非只有七个村。从清代开始,除以上七个村外,还有弄八、亭列、弄代、弄金、弄索、三七国、弄蕊、弄腊、岩集、弄谷、马旺、昆论、谷刚、坡桑、坡娥、红约、龙维、挂达、洞平、哉排、弄桑、龙门、威乐、威莫、定铁、马灵、达甲、三要、洞独、盘河、弄由、岩纳、排莫、亭坡等三十四个村。“九弄”,有上下九弄之分。上九弄就是弄酒、弄所、弄熬、弄东、弄麦、弄谷、弄括、弄彦、弄权。除以上九个寨外,还有谷留、谷龙、考官、多傲、多龙、坡敬、坤暖、上列、中列、下列、多贡、多曼、曼汤、达能、谷牙、多般、多立、谷事、念乳、念鲁、百弄、谷麻、者利、那岩、谷曦等二十五个寨。下九弄就是弄定、弄金、弄翁、弄权、弄育、弄劳、弄力、弄爱、弄中。还有汤弄、多丁、谷愁、多特、多因、平劳、多央、多古、念郎、达林、多应、谷挑、多位、德沙、罗迷、多孟、敬龙、卜蒙等十八个寨子。这就是七村九弄的总称。它的来历,是源于土司统治时代,这个地区山高路远,交通闭塞,地势险要,人烟稀少,田少地多,而且贫瘠,人民生活贫因,缴纳贡赋繁重。农民为少纳贡赋,就只给那从不到山区来的土司谎报这一地区只有七个村和上下九弄十八个寨子,土司也信以为真,只收七村和上下九弄十八个寨子的贡赋了。七村九弄的称谓就此沿袭下来。

 

2、七村九弄人民对红军的支援

一九三一年,九弄多立村壮族农民刘家华因受反动官僚恶霸的横蛮勒索,倾家荡产而被迫出走,跑到广西德保县转百色投奔红军,后带领红军二十一师六十二团干部李德惠、黄庆金、谭统南等同志来到七村九弄开展革命活动。点燃了滇桂边区革命武装斗争的烈火。从一九三一年夏至一九三四年初,中共右江党委就陆续派原二十一师六十二团营级以上的党员干部到这里开辟根据地。一九三四年七月份,右江下游党委根据前几批边区工作的干部汇报,认为在七村九弄建立根据地和地方政权的条件已基本成熟,派原二十一师副师长黄松坚到七村九弄领导新区工作。黄松坚到七村九弄后,走遍了这里的主要村寨,利用各种不同的形式,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激发了人民群众的阶级仇恨,极大地鼓舞了群众的革命斗志。经过深入细致做发动工作。革命群众的阶级觉悟提高了,于一九三四年十一月就在多立村成立了“中共滇桂黔边区党委会”,黄松坚任书记,黄德胜,韦纪、赵敏为委员。接着十一月二十一日又在谷留村召开农民代表大会,成立“滇桂黔边区革命委员会和劳农会”,黄庆金任主任,李家琪、岑日新等为常委。黄松坚兼任劳农会主席。在这同时,又成立了劳农游击联队,梁振标(后叛变)任司令员,黄松坚任政委,黄德胜任参谋长。游击联队下设五个大队和数十个赤卫队。

各套组织成立后,以七村九弄为中心,组织了武装暴动。暴动一开始,就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打土豪,斗劣绅,镇压罪大恶极的九弄谷桃村韦英豪等反动分子。斗争锋芒一直对准最反动的国民党反动派。在党的领导下,暴发了有名的恒村和弄迫之战。还有在皈朝街召开了一个规模宏大的有一千九百多人参加的誓师大分,会后进行游行示威,震惊了云南、广西两省国民党反动派。他们妄想一举扑灭这把已熊熊燃烧的革命烈火,组织了两省反动军队对七村九弄革命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围剿斗争的岁月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对革命作出过一定的贡献。他们当时的口号是:“有钱出钱、有粮出粮、有人出人、有枪出枪,全力支援红军打倒反动派”,他们这样说,也是这样做了。下面就是七村九弄人民对红军的支持。

一、财力物力的支援

上九弄罗元兴、马忠开、马中廷、黄有干、赵廷章、梁德修、何安明和弄权的五户农民共筹法银六百三十四元支援红军买枪支弹药;何生川、何开昌、何万武、莫遵想、陆福寿、张兴福、张福叶、张廷夫、张国丁、张廷必、黄有干、罗德全、马忠开、赵廷章、梁德修、马生华、刘和尧、陆福经等十九户拿出步枪二十四支、驳壳枪一支和左轮子枪一支送给红军。下九弄十多个村寨共筹法银一千八百七十元,肥猪两百头,鸡五百只,粮食二万五千斤支援红军。在恒村战斗中,弄华、弄怒等村以户包干给红军做饭,有的户包七、八人,有的包四、五人,生活销好的户多包,生活差的少包,还保证参战战士吃好吃饱,共供给吃住七、八天之久。一九三五年二月,龙迫战斗中,红军的伤员,都集中在上九弄的弄彦山洞里治伤,弄彦村人民不但对自己的子弟兵做好安全保卫工作,而且还为伤员寻医找药,过春节时,把最好的食品先让给伤病员吃。

七村有方卓成、卢茂成、黄尚现、黄元方、赵正光、卢有志、黄仕开、周显成、周跃丰、周安当、岑子乃、,岑德施、岑美高、岑文达、农家红、陆有堂、梁正尧、邓庆高、李华有、农定珍、潘美理、罗光林等户拿出步枪二十三支,短枪一支送给红军。弄帝村全村集体筹款法银三百元;坡桑村二百五十元;毕街村二百元;岩定村四十元共六百九十元。还有个人捐献的有梁家利一百元,黄定量四十元,梁正尧五十元,李华有五十元,黄正仁四十元,马龙方五十元,陆有堂五十元,蒙炳礼一百元,黄仕开五十元,李生旺五十元,岑美高一百元,农家法五十元,农家红五十元,李金山六十元,邓庆高一百五十元。以上集体和个人共筹得法银一千六百八十元支援红军买枪支弹药和伙食补助。另外各村还筹粮一千五百多斤供给红军来住吃用。以上两地共筹得法银三千五百五十元;步枪四十七支,手松三支,粮食二万六千五百斤,猪鸡鸭鹅不计其数。

一九三五年二月(旧历正月),因滇桂反动军队对红军的联合围剿,红军化整为零,这时红军主要负责人,滇桂黔边区党委书记黄松坚和李家琪等十多人隐蔽在弄帝村(后转移到山上),弄帝村人民轮流给他们送饭,在深山老林里盖茅草房给他们住宿,那时正是过春节,人民群众还专门做粽粑、米花等地方过年食品送给他们吃。一九三五年七月,黄松坚到上海向党中央汇报工作被捕入狱,右江党委又派何尚刚来接替黄松坚的职位。在革命斗争转入地下以后,何尚刚开展地下工作多年,一九四九年七月,被敌人暗探投毒牺牲于弄帝。

二、人民群众勇跃参加红军、赤卫队。

毛泽东同志说过,人民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右江老区派到七村的红军干部和战士先后共有二十多人;游击队能发展到一千多人主要是来自当地老百姓。七村有周跃丰、岑绍南、杨寿、周元锦、黄绍奎、岑子伯、农清、农清三、黄元康、杜成恩、农成清、黄仕顺、马龙方、马启法、马连启、陆启仁、农家红、岑克长、岑德高、岑达文、农家法、郑绍基、岑定忠、黄定山、黄仕开、黄尚现、杨卜友、卢有志、卢元海、卢元三、矍家玉、卢定生、麻安方、何光明、马恩、邓国楝、黄定量、黄德国、梁正尧、赵柱有、蒙世忠等五十多人,已正式被吸收为红军游击队员,周跃丰任游击队大队长,卢有志任副大队长,平时有五十多人跟着红军活动;战斗时有赤卫队一百五十多参战。

九弄有三百多人参加了红军和游击队,刘空华、张福兴、马常约、农国久分别担任游击队正副大队长。何安温、罗子德、何万伍、张廷治、何生川、张发山、梁光万、梁廷运、马国秋、莫尊寿、梁廷纪、刘正堂、刘家华等人已被正式吸收为红军战士。

三、七村九弄人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滇桂反动军队联合对七村九弄围剿和扫荡时,七村九弄人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九弄五十一个村子,有些村寨被烧光,五十多人被杀害,被抢走的牛马四千多(匹)头,家禽家畜被拉来杀吃不知其数。七村三十一个村子五百多户,大多数人家被烧和抢。三十三人被杀害,一千多头(匹)牛马被抢走猪鸡鸭鹅、被子布匹衣物等等被抢光。

一九三五年十月,云南反动军队进驻上九弄多曼,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多曼惨案。他们采用各种欺骗手段,把七村九弄参加过红军和赤卫队的人以及部份群众,哄骗到多曼,按所谓“集中悔过自新后一律宽大”,还说什么将这些人整编为地方保卫队等等。把九弄的何万伍、张发山、梁廷寿、莫尊良、何安温、刘正堂、张廷治、闭仕保、陆安府、乔有贵、陆德欢、黎昌谷和七村的黄定量、黄成国、岑子伯、何光明、周跃丰、观国楝、蒙世忠、岑定忠、卢有志、麻安方、马连名、祟定生、矍家玉、杨卜有、罗亚鸾等人集中在多曼,一九三五年十月十一日凌晨,以开会训话为名,集中在罗元兴家,当场就开枪打死了一个二十六名,其中被割头抬着首级去报功的有九弄何万伍、张发山、梁廷寿、刘正堂、罗启忠、黎亚谷、陆德欢、陆安府。七村有岑子伯、何光明、陆定生、罗亚鸾等共十二人。以上被割头的人,分别装在三只箩筐里,派专人抬到皈朝,后运往八宝,向反动头子农志猛报功。押送富宁关押至死的有七村的岑定忠、九弄有罗元兴。关押后,勒索钱财释放回家的有黄定量、黄成国、蒙世忠、卢有志等人。

一九三五年旧历四月二日,敌军两个营四百多人去扫荡弄帝村的,当天捆绑了十五人,当晚就杀死了周必勤、周必学、周必新、周必坤、杨寿等五人,十人解送富宁关押后,勒索家属上交了法银七百多元后才得回家。同年七月,皈朝伪区长黄少臣领民团一百多人扫荡七村,烧毁了威风村八户民房和麻洞的一户民房,还把麻洞的可以杨三、杨四和弄八的甘亚民等三人拉到旧寨村后山丫口进行杀害。

七村九弄革命根据地解放前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一提到七村九弄,人们就骂到:“那里是土匪窝。土匪像牛毛,是杀人不眨眼的地方。”,“土匪窝”这顶帽子是三十年代国民党反动派给共产党人的一种诽谤,在血腥镇压七村九弄人民时提出来的,解放后这顶帽子应该被摘掉,但在那极“左”思潮和“以阶级斗争为纲”思想指导下,解放初期的清匪反霸,减租退押,镇压反革命等运动,都把那里列为整顿和打击的重点,例如一九五三年土改,一九五四年复查两次大的运动过了后,仍认为阶级斗争没有搞彻底。一九五五年又搞了一次改造落后乡运动。又划了一批地富阶级和又给大批人再戴上历史反革命分子帽子,一些老红军战士和赤卫军队员及家属蒙受了不应有的催残,政治运动一个接一个,运动一来搞人人过关,搞得大多数人谨小慎微,忍气吞声,把意见默默地埋在心里,对党抱有怀疑,不敢对党说老实话,没有信心和勇气来建设自己的家乡,所以解放三十多年了,那里的生产生活还处在相当落后贫困状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经拨乱反正,落实了党的各项方针政策,查清和解决了若干历史遗留问题。经上报省委和中央承认:“七村九弄是右江革命根据地之一”。部份蒙受冤屈的老红军战士和赤卫队员已得到了平反照雪,戴了几十年“土匪窝”的帽子自然消失,人们也逐渐改变了看法。特别是党的“七五”计划提出:“对老、少、边、穷地区继续在资金放面实行扶持政策;继续减轻老、少、边、穷地区的税收负担;进一步组织发达地区和城市对老、少、边、穷的支援工作”。在各级党委和政府的关怀下,那里的大多数人的温饱问题已得到初步解决。按照中央的方针,正在各个方面给予大力的扶持,我们坚信,在党中央“改革、开放、搞活”的方针政策指引下,七村九弄人民将会继续发扬光荣的革命传统,在四化建设中作出新的贡献。

 

3、国民党四子经:

 

三民主义,糊涂到底;清党反共,革命送终;

五权宪法,夹七夹八;军政时期,军阀得意;

建国大纲,官样文章;训政时期,官僚运气;

以党治国,放屁胡说;宪政时期,遥遥无期;

提高党权,罪恶滔天;忠实党员,只要洋钱;

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摘自梁学政回忆录)

 


政协富宁县委员会 Copyright © 2009 - 2017
地址:云南省富宁县普厅南路6号
邮编:663400
电话(传):0876-6122465
滇ICP备09013039号
警ICP备53262803202008号
承办:富宁县政协办公室
建站技术:政协IT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