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富宁政协网>> 2017-10-24 17:20:33
您现在的位置:富宁政协网>> 文化长廊>> 富州烽火>> 富州烽火(下)>>正文内容

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加快了富宁的解放(李兴)

 

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加快了富宁的解放

 

李兴

 

统一战线政策,是中国共产党取得革命胜利和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锐利武器。在解放富宁的斗争中,我们运用这一政策,发挥了我党我军力量,战胜了比我强大的敌人,加速了富宁的解放。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靖镇第三区党的特支按照滇桂黔边中共靖镇工委指示,先后派我和郑季传、吴良康、高森、陈其辉等深入敌后在两省五县边界的七村九弄工作。

七村九弄在三十年代,曾经是红七军建立的游击根据地。一九三七年革命受到了挫折,大部份革命组织遭到了破坏;一九四三年红军的党员干部何尚刚,再次回到这里,隐蔽下来,继续进行一些革命活动;一九四四年中共广西地下省工委又派邓心洋到这里与何尚刚一起工作了一年多。由于敌人破坏严重,几个保存下来的干部,长期脱离党的直接领导,虽经努力,仍然无法打局面。一九四五年七月邓心洋离开七村九弄后,何尚刚在失去与党组织联系情况下,一九四七年三月在架街召开一百多人参加的“兄弟会”代表会,号召群众反对国民党铲大烟、收烟税,组织了两次武装对抗,但自何尚刚被通缉两次被围捕和中毒发病后,革命活动减少了,没有建立基本革命组织,没有建立固定革命武装,没有开展反蒋武装斗争,也没有发动全面的“反三征”斗争。敌人方面扶植当地最大的土匪头子梁超武任伪县长,安插了大批国民党中坚分子,个战半力较强的特务大队和三个民团大队,约五、六百人,拥有重机枪两挺,轻机枪十二挺。企图分割我滇桂黔边区根据地,为敌人提供一块连结滇桂两省的跳板。

为了挫败敌人的队谋,我们根据边委关于“大股插出,小股坚持”的方针,按照中央“放手大搞,迎接解放全中国”的指示,突破敌人的封锁线,于一九四八年十二月至一九四九年一月,在云南境内的龙洋、弄暧、木腊关建立了第一个据点;一九四九年二月至三月,在何尚刚及其“兄弟”会的支持下,全面恢复了七村九弄的革命活动,建立了比较巩固的敌后游击基地;一九四九年二月至三月,在富宁县城建立秘密工作据点,打入敌人心脏,分化瓦解了敌人,争取了伪常备中队的起义;一九四九年四月,在七村九弄建立了富宁县四十年代第一批革命武装——富宁游击大队;一九四九年五月一日,在靖镇工委军事部长指挥下,解放了富宁县城。我们所以能够在短短的四个多月时间取得这些重大胜利,除了党的正确领导,各兄弟部队的相互策应外,还在于发挥了党的统战政策作用。

一、正确对待“兄弟会”组织,发挥了他们反蒋支持解放战争的作用。“兄弟会”是一九四二年何尚刚重返七村九弄后建立的,主要成员是当时一些对国民党有不满情绪的乡保甲长,民族上层的失意失业军政人员(如罗奎、陆有志、覃少南、黎国本、贺朝刚、贺美德等)。一九四七年架街兄弟会代表会议后,增强了一部份小学教师和基本群众提出以抗交大烟税为主的“反三征”口号,两次组织抗烟税和反对铲烟苗的群众性活动,但他们中的半数不是工农基本群众,没有一个明确的革命的章程和严密的组织领导,因此,未能很好地推动这个地区革命。我们到达以后,根据中央关于“联合工农兵学商各被压迫阶级、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各少数民族、各地华侨和其他爱国分子,组成革命的民族统一战线,打倒蒋介石独裁政府,建立人民民主专政的新中国”的统战政策,结合他们“反三征”“反苛政”的表现,肯定“兄弟会”是拥护共产党的反蒋统一战线组织,对他们采取了团结的方针,信任的态度,充分发挥了他们的积极作用。如原那坡县城厢乡旧乡长黎国本(壮族),一惯不满国民党的腐败,三十年代便与地下党人员联系,四十年代参加“兄弟会”,从事反蒋活动,被国民党通缉。我们到达七村九弄后,积极协助我们开展工作,解放后曾任皈朝乡长和剥隘区长;罗子德(壮族)九弄人,三十年代曾是劳农游击队和劳农会干部,一九三七年革命挫折后,在九弄隐蔽下来,参加了“兄弟会”,与何尚刚保持一定的联系,积极参加重建七村九弄游击基地工作;贺朝刚(后龙山人)曾任旧保长,加入“兄弟会”后,想方设法掩护何尚刚,积极参加我们开辟富宁工作,组织了二十多名的民兵武装,在担任芭莱乡长期间,为解放这一地区做了积极工作;陆魁(壮族)那坡县人,也是“兄弟会”成员,在任我者桑乡长时,深入匪区工作,出色完成了征粮迎军任务,一九一○年二月被匪首潘大益杀害,就义时,慷慨高呼:“黄产党万岁”!。

二、运用统战武器,深入敌人内部,分化瓦解敌人,赢得了争取伪常备中队起义重大胜利。一九四七年富宁县国民党内部发生书记长陈梦岭谋杀伪县长李品粹的内讧事件,一九四八年桂西游击区的建立和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路过里达、田蓬,敌人对富宁县这个连接滇桂两省的咽喉地区加强了统治力量,建立了民团总体(后改为开广联防支队)。并从外地调来大批国民党特务、军官和中坚分子,操纵控制了梁超武的军政大权,如民团副总队参谋林俊君,(广西梧州人)系国民党军统特务;民团总队参谋(公开职务是警察局巡长)潘跃武,(广西上林县人),原系国民党军队副团长、百色警察局长;县警察局局长陈章达,(广西博白县人)原系国民党军队连长、广西警备厅派来的宪警特务;县府秘书曾纪记,(广西人)原系广西敬德县伪县长;特务大队卢桂才,(广西人)原系土匪头子,任过国民党军队连长;民团大队长兼前线指挥黄少臣,系富宁地霸,三十年代屠杀红军游击队,是镇压革命的皈朝伪区长。面对敌我悬殊的情况,我们积极开展了以下统战工作:

1、争取伪县长梁超武,一度保持中立,从而麻痹和分化了敌人。梁超武(又名梁振标,原籍广西隆安县人),国民党兵痞,后为流寇,有土匪武装八十人余人,以百色县泮水乡小罗村为山寨,盘据百色县的泮水乡,敬备县(今德保县)的东凌乡,富宁县的谷拉乡和剥隘镇的小银河(即百民、百洋一带)从事送烟帮,抢烟帮行当。梁振标于一九三三年被红七军干部李德惠,李修学等收编改告为“抗日救国军”。一九三四年原红七军独立师副师长、右江下游党委书记黄松坚主持滇黔桂边区工作后,把他编入滇黔桂边区劳农游击队第三联队,任联队司令;一九三七年冬,七村九弄根据地革命挫折后,没有参加国民党策划的“田州改编”离队,继续从事流寇生涯,一九四三年被国民党招安,先后任护商大队副大队长、大队长,民团总队长和富宁县长,初期,不大干涉我们的地下工作,允许我们的人在他盘踞地区活动。(如一九四四年在广西地下党干部杨烈、兰杆过剥隘时,与他会过面),任伪县长后,聘任过去劳农游击队两名干部——梁学政和何松分别担任常备队长和警卫队长,在桂西和潜东南我党领导的武装斗争蓬勃发展之后,他曾通过梁学政向何尚刚送去“愿意归队”的想法。正是这一原因,我们根据中央关于“联合与中立不反对我们现行政策的主富农,与一切可能联合与中立的社会力量,对待蒋方人员实行“首恶必办,立功受奖”的政策进行了争取工作。由于我们入城初期,梁超武一度与我们接近,曾经达成一些初步协议,取得梁超武身边一部份地方民族上层和开明人士的同情和支持,如:(何毓南、黄如山等),一些比较保守分子,如(黄楝臣、韦景惠、劳南辉等)采取了一定中立态度,那些政治思想比较反动分子,如(梁一楝、陈章达、卢桂材、黄仲谋等),一时捉摸不准,也暂时处于观望踌躇状态,使人们赢得了时间,有助于在县城和七村九弄开展工作。其实梁超武当时所以采取与我们“和解”态度,并不是出于“拥共反蒋”动机,主要是全国三大战役结束后,蒋家王朝崩溃旦夕,蒋介石图谋“划江而治”幻想“保存东南半壁”扮演了所谓“蒋介石下野,李宗仁代总统”的和平阴谋,梁超武一伙便效仿广西李、白新军阀的花招,以观局势。

2、在分化瓦解敌人的基础上,我们根据中央关于“集中火力打击反对人民及我军的反动头子,地方恶霸,首要特务,并消灭其武装组织……”的政策,对最顽固、最反动,在人民群众和国民党内部中又比较孤立的军统特务进行了重点打击。一九四七年李品粹内度事件后,国民党耽心这个曾经是红军游击根据地的地区发生历史重演,特地从广西派军统特务林俊君常住富宁,负责调查监视我地下党的活动,许多人民群众和队有过瓜葛的人,更是其注意的主要对象。梁超武曾向我们吐露:林俊君是国民党军统特务,连他也是受监视对象。因此,我们决定:除掉这颗钉子,以震慑敌人,为继续开展工作扫清道路。这时,林俊君也许对我们的活动有所察觉。潜至皈朝一带,准备向剥隘、百色靠拢,勾结广西国民党势力,阻挠破坏我们解放富宁工作。因此,我们及时布置梁学政挑选五名可靠干部战士赶往皈朝,假借梁超武名誉,叫其回城开会,途中,在立地寨山坡上就地处决了他。

3、处决林俊君后,梁超武只身前来与我们直接谈判,达成“先中立,后起义”的初步协议,梁振标(超武)这时急欲谋求与我们“妥协”,显然是形势所迫。三大战役后,我百万解放大军云集江北,渡江战役即将打响;蒋介石为实现其“划江而治”的幻想,于二月中旬,派出非官方代表团赴北平进行试探性商谈,三月下旬双方组成了谈判代表团,准备在北平谈判。与此同时,我和滇边纵部队,在取得拉沟塘、董免、芹菜塘三大战半胜利后,先后解放马关、麻栗坡、西畴、砚山、广南五座县城和田蓬、董干两个讯署,眼看战火就要烧到富宁城下。正是这一原因,通过谈判,梁超武同意局部改组民团总队,任命梁学政为第一副总队长,李兴为政训处主任,郑季传为参谋,分别召开了总队军官会议和驻城官兵大会,我们以中立者的身份在会上讲述了全国解放战争形势,透露了国民党在三大战役中败北的信息,含蓄地阐述了我党对待蒋军人员的政策,激发了官兵们不满蒋介石的统治,遣散了部份驻城民团,撤除了部份妨碍我们活动的岗哨,起到了动摇敌心作用。但是,梁超武一伙的“求和”并不是真心实意,谈判中,梁超武提出三个条件:一是在大军到达之前,不公开起义旗帜;二是不改编他私人武装,保留他县长职位;三是让他们继续征收三年大烟税。这就自我暴露了他们“假和平,真备战”的目的。为暂时避免决裂,我们只是以“请示上级”婉言解释,不予肯定答复。

三月中旬,情况发生了突然变化,梁超武带着他的警卫排和部份伪政府官员撤离县城,在者桑、剥隘设立临时县府办公处,并通令各乡镇公所加强对我们的防范。梁超武如此反复无常,主要原因是:广西李、白军阀图谋利用李宗仁上台机会,夺取国民党最高权力的计划受挫;与蒋介石集团有利害矛盾的云南地方势力头子卢汉,给梁超武拍来“保存实力不抵抗”的电报;梁超武的军政大权操纵在梁一楝、陈章达、卢桂才、黄少臣等人手里,不能自拔;县城处于兵临城下,害怕我里应外合把他吃掉,囊括大量资财想逃往国外。因而梁超武衡量得失,退踞剥隘,靠扰广西,保存实力,以观局势。同时,也是这个肮脏的灵魂,一九五○年初向百色大军投诚后,再次潜逃,集匪对抗,被我击毙,走向自绝之路。

三、认真贯彻党的民族政策,依靠民族干部,团结民族上层,也是我们制敌取胜的重要因素。

富宁县(不包括田蓬、里达)是壮、瑶、彝、苗等少数民族人口占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民族地区,我们按照一九四七年十月《中国人民解放宣言》、毛主席《关于民族资产阶级和开明绅士问题》及一九四九年一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出的《粤赣湘边闽粤赣边、滇桂黔边纵成立宣言》、“关于团结少数民族与民族上层,区别中小地主与汉奸、豪绅、恶霸与各界人士,联合和中立不反对我们现行政策的地主富农,尽一切可能联合和中立的社会力量”等有关政策,抓了以下工作:

1、我们最初进入富宁工作的几个同志,全是汉族,一不懂民族话,二不了解乡土人情,每到一处,必须首先教育培养民族进步分子,依靠他们在群众中开展工作。如我们在陌生的龙洋、弄暖、木腊关迅速建立进入富宁的第一个据点,主要是依靠弄暖寨壮族青年梁朝兄弟;七村九弄的干部如罗子德、何荫民、何生万、黎国本、岑校勋、黄成、黄琴、陆魁等,全是壮族,富宁游击大队,从战士到干部,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少数民族。解放后提拔干部,如副县长麦先培是壮族,四个区长有三个是壮族,所有乡长都是少数民族,依靠他们,所向无敌,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

2、争取团结民族中有影响的民族上层,不仅孤立了敌人,减少了阻力,而且为我们进入少数民族地区工作消除群众隔阂,组织发动民族群众,起了重要作用。如何毓南,一般小主,在国民党政府中历任参议员、参议长、“国大”代表,由于他缺乏实力,没有实权,一向肯为本民族主持公道,在历次革命运动中充当“中间人物”,成为县内本民族和其他民族颇有影响的开明人士。如一九三○年红八军路过富宁县境,国民党严堵防,他开关迎关;一九三四年黄松坚在七村九弄闹革命,他明躲暗通,不予反对;一九四八年云南人民许蒋自救军路过里达,他准备迎接;一九四八年夏,地下党员麦先培被捕,他积极营救出狱;一九四九年初,靖镇区干部进入县城秘密活动,他对伪县长梁超武做了许多劝说工作;一九四九年三月,他被梁超武一伙挟持剥隘,经过工作自动回归,劝说和带动大批民族上层和国民党官员投奔解放区,对这样举足轻重的人物,我们不仅给予宽大政策,而且安排他担任了政府顾问,法院名誉院长等职,在团结民族群众、民族上层,以及分化瓦解敌人方面,曾经起了重要作用。

四、正确对待和安置旧政府人员,不仅有利于稳定社会秩序,而且帮助我们迅速建立了新政权,为新政府做了许多工作。

解放县城后,我们根据《中国人民争放军布告》关于“凡属国民党中央、省、市、县各级政府大小官员”、“国大、代表、立法监察委员、区乡保甲人员、凡不持松对抗,不阴谋破坏者,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府一律不加俘虏,不加逮捕,不加悔辱……这些人中,凡有一技之长,无严重劣迹者,人民政府准予分别录用”的规定,妥善安置了旧人员,如伪参议长劳南辉任建设科科长;伪教育局局长黄如山任合作金为主任;伪县党部秘书向国祥任芭莱乡乡长;一般下层职员,大部份也作了安排,信任他们,使用他们。

正是由于我们在党的领导下,重视和贯彻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和民族政策,从而加快了解放富宁的进程,减少了不必要的破坏和损失,特别是在防匪抗匪时期,尽管我们的主力部队驻防不多,敌人频繁进行骚扰破坏,发动几次大规模进攻,一度占领县城,但始终无法控制一区一乡,未能建立任何反动政权,从未发生区内外逃和叛乱事件,也就是说,统战工作为建立和巩固人民政权,发挥了巨大作用。

但是我们的统战工作仍然不够理想。如对梁超武的情况判断不准确,未能及时采取里应外合,在县城消灭其主力;对何毓南这个在全县有影响的人物,如能及时注意,作用更大,不至被敌挟剥隘;一部份摇摆不定人物,如何松、韦景惠、黄楝臣等,如能加强工作,有可能争取过来,更遗憾的是:一九五一年后,个别领导人缺乏调查研究,偏听偏信、违反党的政策,打击和错处了一批表现较好的统战人员,造成难以补偿的损失和影响,这是一个深记得的教训。

 


政协富宁县委员会 Copyright © 2009 - 2017
地址:云南省富宁县普厅南路6号
邮编:663400
电话(传):0876-6122465
滇ICP备09013039号
警ICP备53262803202008号
承办:富宁县政协办公室
建站技术:政协IT团队